句子优美,描写冬天的优美句子

1. 呼——呼——”2113,狂风咆哮,大树在5261狂风中摇晃,一条4102条树枝就像一条条狂舞的皮鞭在空1653中抽打着。

2.松树苍翠地站在白皑皑的雪地里,随着凛冽的西北风,摇晃着身子,发出尖厉刺耳的咆哮,像是有意在鄙弃冬天。

3.刚到下午4点多,太阳就已经收起它那淡淡的光,好像也怕冷似的,躲进了像棉胎一样厚的云层。

4.十冬腊月天,雪堵着窗户,冰溜子像透亮的水晶小柱子,一排排地挂在房檐上。

5.那年冬天,那个冷呀,把人冻得鼻酸头疼,两脚就像两块冰。

6.冷飕飕的风呼呼地刮着。光秃秃的树木,像一个个秃顶老头儿,受不住西北风的袭击,在寒风中摇曳。

7.这年冬天,地都冻裂了缝,小北风像刀子似的猛刮,大雪满天飞。

8.隆冬的太阳也似乎怕起冷来,穿了很厚很厚的衣服,热气就散发不出来了。

9.隆冬,北风凛冽,银灰色的云块在天空中奔跑驰骋,寒流滚滚,正酝酿着一场大雪。

10.数九寒天,冰封千里。全部世界成了只大冰箱,山冷得在发抖,河冻得僵硬了,空气也似乎要凝固起来。

11.大雪随着寒冬来了,街道仿佛是银子铸成的,那么亮,那么有辉煌,长长的冰柱像水晶的短剑挂在檐前,行人的呼吸也化作了一股股白烟。

12.他走了不一会儿,从嘴里、鼻孔里喷出来的团团热气便凝成了一层层霜花儿,冻结在皮帽四周,恰似一顶银色的头盔戴在他那冻得通红的脸膛上。

13.气象阴森,满天是厚厚的、低低的、灰黄色的浊云。东北风呜呜地吼叫,肆虐地在旷野地奔驰,它仿佛握着锋利的刀剑,能刺穿严严实实的皮袄,更别说那裸露在外面的脸皮,被它划了一刀又一刀,疼痛难熬。

14.冬天,户外那粘满霜雪的柳树上尽是树挂,像是一根根银条悬挂在树上,格外壮观。
15.冬天,一层薄薄的白雪,像宏大的轻软的羊毛毯子,笼罩摘在这广漠的荒野上,闪着寒冷的银光。
16.初冬,像一位漂亮的、高尚的、矜持的公主,舞动着她那神奇的面纱,送来阵阵凛冽的寒风。
17.寒冷的严冬,河水一改往日的活跃,似乎安静地睡着了
18.冬天,虽然没有春天迷人的鸟语花香,没有夏天壮观的闪电雷鸣,没有秋天诱人的丰富果实,但它也有献给大自然的含蓄的美
19.数九寒天 ,冰封雪地,全部世界成了只大冰箱,山冷地在发抖,河冻地僵硬了,空气似乎也要凝固起来。
20.冬天,鹅毛般的大雪纷纭扬扬地飘落下来。地上扑的是雪,厚厚的,软软的;房上落的是雪,白皑皑的,又松又软;树上盖的是雪,积雪把树枝压弯了腰。太阳照在白雪山上,发出耀眼的光芒。
还有吗?
1. 呼——呼2113——”,狂风咆哮,大树5261在狂风中摇晃,一条条树枝4102就像一条条狂舞的皮鞭在空中1653抽打着。

2.松树苍翠地站在白皑皑的雪地里,随着凛冽的西北风,摇晃着身子,发出尖厉刺耳的咆哮,像是有意在鄙弃冬天。

3.刚到下午4点多,太阳就已经收起它那淡淡的光,好像也怕冷似的,躲进了像棉胎一样厚的云层。

4.十冬腊月天,雪堵着窗户,冰溜子像透亮的水晶小柱子,一排排地挂在房檐上。

5.那年冬天,那个冷呀,把人冻得鼻酸头疼,两脚就像两块冰。

6.冷飕飕的风呼呼地刮着。光秃秃的树木,像一个个秃顶老头儿,受不住西北风的袭击,在寒风中摇曳。

7.这年冬天,地都冻裂了缝,小北风像刀子似的猛刮,大雪满天飞。

8.隆冬的太阳也似乎怕起冷来,穿了很厚很厚的衣服,热气就散发不出来了。

9.隆冬,北风凛冽,银灰色的云块在天空中奔跑驰骋,寒流滚滚,正酝酿着一场大雪。

10.数九寒天,冰封千里。全部世界成了只大冰箱,山冷得在发抖,河冻得僵硬了,空气也似乎要凝固起来。

11.大雪随着寒冬来了,街道仿佛是银子铸成的,那么亮,那么有辉煌,长长的冰柱像水晶的短剑挂在檐前,行人的呼吸也化作了一股股白烟。

12.他走了不一会儿,从嘴里、鼻孔里喷出来的团团热气便凝成了一层层霜花儿,冻结在皮帽四周,恰似一顶银色的头盔戴在他那冻得通红的脸膛上。

13.气象阴森,满天是厚厚的、低低的、灰黄色的浊云。东北风呜呜地吼叫,肆虐地在旷野地奔驰,它仿佛握着锋利的刀剑,能刺穿严严实实的皮袄,更别说那裸露在外面的脸皮,被它划了一刀又一刀,疼痛难熬。

14.冬天,户外那粘满霜雪的柳树上尽是树挂,像是一根根银条悬挂在树上,格外壮观。
15.冬天,一层薄薄的白雪,像宏大的轻软的羊毛毯子,笼罩摘在这广漠的荒野上,闪着寒冷的银光。
16.初冬,像一位漂亮的、高尚的、矜持的公主,舞动着她那神奇的面纱,送来阵阵凛冽的寒风。
17.寒冷的严冬,河水一改往日的活跃,似乎安静地睡着了
18.冬天,虽然没有春天迷人的鸟语花香,没有夏天壮观的闪电雷鸣,没有秋天诱人的丰富果实,但它也有献给大自然的含蓄的美
19.数九寒天 ,冰封雪地,全部世界成了只大冰箱,山冷地在发抖,河冻地僵硬了,空气似乎也要凝固起来。
20.冬天,鹅毛般的大雪纷纭扬扬地飘落下来。地上扑的是雪,厚厚的,软软的;房上落的是雪,白皑皑的,又松又软;树上盖的是雪,积雪把树枝压弯了腰。太阳照在白雪山上,发出耀眼的光芒
呼——呼——”,狂风呼2113啸,大树5261在狂风中摇晃,一条4102条树枝就像一条条狂舞的皮鞭在空中抽打1653着。

松树苍翠地站在白皑皑的雪地里,随着凛冽的西北风,摇晃着身子,发出尖厉刺耳的咆哮,像是有意在鄙弃冬天。

刚到下午4点多,太阳就已经收起它那淡淡的光,好像也怕冷似的,躲进了像棉胎一样厚的云层。

十冬腊月天,雪堵着窗户,冰溜子像透亮的水晶小柱子,一排排地挂在房檐上。

那年冬天,那个冷呀,把人冻得鼻酸头疼,两脚就像两块冰。

冷飕飕的风呼呼地刮着。光秃秃的树木,像一个个秃顶老头儿,受不住西北风的袭击,在寒风中摇曳。

这年冬天,地都冻裂了缝,小北风像刀子似的猛刮,大雪满天飞。

隆冬的太阳也似乎怕起冷来,穿了很厚很厚的衣服,热气就散发不出来了。

隆冬,北风凛冽,银灰色的云块在天空中奔跑驰骋,寒流滚滚,正酝酿着一场大雪。

数九寒天,冰封千里。全部世界成了只大冰箱,山冷得在发抖,河冻得僵硬了,空气也似乎要凝固起来。

气象阴森,满天是厚厚的、低低的、灰黄色的浊云。东北风呜呜地吼叫,肆虐地在旷野地奔驰,它仿佛握着锋利的刀剑,能刺穿严严实实的皮袄,更别说那裸露在外面的脸皮,被它划了一刀又一刀,疼痛难熬。
冬天屋子里,“针鼻儿大的窟窿斗大的风”从破窗户眼儿往里灌。

那枯树的枝杈在冷风里晃荡,像一只只瘦骨嶙峋的手朝向天空。

寒冷的严冬,河水一改往日的活跃,似乎安静地睡着了。

寒风,像千万把钢锥,直往我的骨缝儿里钻,冻得我直打发抖。

刚到下午 4点多,太阳就已经收起它那淡淡的光,好像也是怕冷似的,躲进了像棉胎一样厚的云层。

寒冷的冬夜,风停了,雪却下得更大了,在这无风的雪夜里,小小的山村万籁俱寂,只听见那绵绵密密的鹅毛大雪下降在地上的沙沙声……

冷飕飕的风呼呼地刮着,光秃秃的树木,像一个个秃顶的老头儿,受不住西北风的袭击,在寒风中摇曳。

冬,有着脱俗的美。那茫茫的天、地,一切事物都是白色的。偶尔装点着几朵红梅,更感到别具一格。不论如何它都吐露出它那清淡、纯粹的主调。

冬天是个寒冷的季节,酝酿着一个银色的梦。

隆冬的太阳也似乎怕起冷来,穿了很厚很厚的衣服,热气就散发不出来了。

笔挺的水泥路上已经盖上了一条长长的白地毯,那么纯粹,那么晶莹,真叫人不忍心把脚踩上去。

初冬,像一位漂亮的、高尚的、矜持的公主,舞动着她那神奇的面纱,送来阵阵凛冽的寒风。

一到冬天,所有的树木都进入了梦乡,一直酣睡到绿叶挂满枝头的春天。

大雪随着寒冬来了,街道仿佛是银子铸成的,那么亮,那么有辉煌;长长的冰柱像水晶的短剑挂在檐前,行人的呼吸也化作了一股股白烟。

数九寒天,冰封千里。全部世界成了只大冰箱,山冷得在发抖,河冻得僵硬了,空气也似乎要凝固起来。

当冬姑娘来到海南时,她带来的不是冰天雪地,而是一片充斥温暖、秀丽的景且如今年冬,未休关西卒。(杜甫:《兵车行》)’
2.秋月扬明恽,冬岭秀寒松。(陶渊明:《四时》)
3.南邻更可念,布破冬未赎。(陆游:《十月二十八日风雨大作》)
4.冬尽今宵促,年开明日长。(董思恭:《守岁》)
5.鸣笙起秋风,置酒飞冬雪。(王微:《四气诗》)
6.隆冬到来时,百花即已绝。(陈毅:《梅》)
7.不知近水花先发,疑是经冬雪未销。(张谓:《早梅》)
8.儿童冬学闹比邻,据岸愚儒却子珍。(陆游:《秋日郊居》)
9.邯郸驿里逢冬至,抱膝灯前影伴身。(白居易:《冬至夜思家》)
10.天时人事日相催,冬至阳生春又来。(杜甫:《小至色》)
冬天2113屋子里,“针鼻儿大的窟窿5261斗大的风”从破窗户眼儿往里4102灌。

呼——呼——”,狂风咆哮,大树1653在狂风中摇晃,一条条树枝就像一条条狂舞的皮鞭在空中抽打着。

松树苍翠地站在白皑皑的雪地里,随着凛冽的西北风,摇晃着身子,发出尖厉刺耳的咆哮,像是有意在鄙弃冬天。

刚到下午4点多,太阳就已经收起它那淡淡的光,好像也怕冷似的,躲进了像棉胎一样厚的云层。

冬天,非常寒冷。说实话,我不盼望它来临,可是它来临时,我却有异样的感到。啊,我爱冬天,因为,冬天“疾风知劲草”,我爱它的品德。
十冬腊月天,雪堵着窗户,冰溜子像透亮的水晶小柱子,一排排地挂在房檐上。

那年冬天,那个冷呀,把人冻得鼻酸头疼,两脚就像两块冰。

冷飕飕的风呼呼地刮着。光秃秃的树木,像一个个秃顶老头儿,受不住西北风的袭击,在寒风中摇曳。

这年冬天,地都冻裂了缝,小北风像刀子似的猛刮,大雪满天飞。

隆冬的太阳也似乎怕起冷来,穿了很厚很厚的衣服,热气就散发不出来了。

隆冬,北风凛冽,银灰色的云块在天空中奔跑驰骋,寒流滚滚,正酝酿着一场大雪。

数九寒天,冰封千里。全部世界成了只大冰箱,山冷得在发抖,河冻得僵硬了,空气也似乎要凝固起来。

大雪随着寒冬来了,街道仿佛是银子铸成的,那么亮,那么有辉煌,长长的冰柱像水晶的短剑挂在檐前,行人的呼吸也化作了一股股白烟。

他走了不一会儿,从嘴里、鼻孔里喷出来的团团热气便凝成了一层层霜花儿,冻结在皮帽四周,恰似一顶银色的头盔戴在他那冻得通红的脸膛上。

气象阴森,满天是厚厚的、低低的、灰黄色的浊云。东北风呜呜地吼叫,肆虐地在旷野地奔驰,它仿佛握着锋利的刀剑,能刺穿严严实实的皮袄,更别说那裸露在外面的脸皮,被它划了一刀又一刀,疼痛难熬。

冬天,户外那粘满霜雪的柳树上尽是树挂,像是一根根银条悬挂在树上,格外壮观。

冬天,一层薄薄的白雪,像宏大的轻软的羊毛毯子,笼罩摘在这广漠的荒野上,闪着寒冷的银光。

初冬,像一位漂亮的、高尚的、矜持的公主,舞动着她那神奇的面纱,送来阵阵凛冽的寒风。

寒冷的严冬,河水一改往日的活跃,似乎安静地睡着了

冬天,虽然没有春天迷人的鸟语花香,没有夏天壮观的闪电雷鸣,没有秋天诱人的丰富果实,但它也有献给大自然的含蓄的美

数九寒天 ,冰封雪地,全部世界成了只大冰箱,山冷地在发抖,河冻地僵硬了,空气似乎也要凝固起来。

冬天,鹅毛般的大雪纷纭扬扬地飘落下来。地上扑的是雪,厚厚的,软软的;房上落的是雪,白皑皑的,又松又软;树上盖的是雪,积雪把树枝压弯了腰。太阳照在白雪山上,发出耀眼的光芒。

出了门,我不禁得吸了一口雨后的空气,这空气是那样的清爽。我只见上星期开得烂漫的棘树花被寒风吓得落了下来,小区的野玫瑰的刺也不像以前那样硬朗了,一按刺,它就掉了下来,粉红色的花瓣也纷纭落下来。

冬天还没有到,可是气象已经冷得不行了。狂风吹得树木东摇西摆,最低温度已经降到零下了。晚上我睡在床上,听见外面的风呼呼地吹,好像老虎在咆哮。狂风吹得我家的窗户发出了“砰砰砰”的响声,害得那些老年人睡觉都成了问题。那响声响得还把熟睡的人都能够吵醒。我也久久不能够入睡,静静地听着那考老虎咆哮一样的风声……过了很久很久,我才迷迷糊糊地睡着了。
最妙的是下点小2113雪呀。看吧,山上的5261矮松越发的青黑,树尖上顶4102着一髻儿白花,好象日本看护妇1653。山尖全白了,给蓝天镶上一道银边。山坡上,有的处所雪厚点,有的处所草色还露着;这样,一道儿白,一道儿暗黄,给山们穿上一件带水纹的花衣;看着看着,这件花衣好象被风儿吹动,叫你盼望看见一点更美的山的肌肤。等到快日落的时候,微黄的阳光斜射在山腰上,那点薄雪好象忽然害羞,微微露出点粉色。就是下小雪吧,济南是受不住大雪的,那些小山太秀气。

冬天到了,寒流也来了,鹅毛般的大雪漫天飞舞,全部世界穿上了白色的外衣。
送走了五谷丰收的秋天,雪花飞舞的冬天终于来临了。
下雪了,一片片雪花从天上飘落下来,不一会儿,地上、树上、房顶上都变成白色的了。
春天的凌晨是温馨的,夏天的凌晨是热闹的,秋天的凌晨是安静的,那么冬天呢?
天刚见明,我背着书包,徒步走在上学路上。天和地的界线是那么朦胧:山是白的,天是白的,水上也飘着白雾。我想摸摸这奇异的雾,可它像个调皮的孩子,一会儿逃向东,一会儿逃向西……
寒风“呼呼”地怒吼着,用它那粗大的手指,野蛮地乱抓行人的头发,针一般地刺着行人的肌肤。行人万般无奈,只得将冬衣扣得严严实实的,把手揣在衣兜里,缩着脖子,疾步前行。而大路两旁的松柏,却精力抖擞地矗立着,傲迎风霜雨雪,鼓励着人们英勇地前进。
街上的商店已陆陆续续地开门了。我顾不得去观赏琳琅满目标商品,也顾不得去品尝那令人垂涎三尺的食品,加快脚步,到学校去寻找冬天的凌晨。
旭日东升,灰蒙蒙的雾似在不停地滚动,我在操场上隐模糊约地看见了人头:一个、两个、三个……操场上逐渐热烈起来。瞧,那边走来了一位老教师,几个少先队员正在向他行队礼,老教师笑颜满面地点头微笑……
一年有四个季节,每个季节都有不同的风景,而我最爱好冬天下雪时的绚丽风景。冬天,大雪纷飞人们好象来到了一个幽雅安静的境界,来到了一个晶莹透剔的童话般的世界。松的那幽香,白雪的那冰香,给人一种凉莹莹的安慰。一切都在过滤,一切都在升华,连我的心灵也在净化,变得纯粹而又美妙。

傍晚的雪,深切切的,好象有千丝万缕的情感似的,又像海水一般汹涌,能够吞没一切,还有一丝揭开藏头露尾般的袒露感。雪花形态万千、晶莹透亮,好象出征的战士,披着银色的盔甲,又像是一片片白色的战帆在远航……

雪中的风景绚丽无比,天地之间浑然一色,只能看见一片银色,好象全部世界都是用银子来装潢而成的。

雪后,那绵绵的白雪装潢着世界,琼枝玉叶,粉装玉砌,皓然一色,真是一派瑞雪丰年的喜人气象。

我爱白雪,我爱雪景,我更爱冬天。冬天是心灵的年轮。冬天,虽然十分寒冷,但是它有着无可比较的温馨和盼望。
秋天一过,就是冬天了。冬天是四季中最冷的季节。
冬天还没有到,可是气象已经冷得不行了。狂风吹得树木东摇西摆,最低温度已经降到零下了。晚上我睡在床上,听见外面的风呼呼地吹,好像老虎在咆哮。狂风吹得我家的窗户发出了“砰砰砰”的响声,害得那些老年人睡觉都成了问题。那响声响得还把熟睡的人都能够吵醒。我也久久不能够入睡,静静地听着那考老虎咆哮一样的风声……过了很久很久,我才迷迷糊糊地睡着了。
凌晨起来,我走到屋子外面,那风还在吹着,丝毫没有减小的意思。这风大得简直快要把我吹倒了,害得我连站都快站不住了。这时,我的穿戴简直成了一个大胖子。虽然,我穿得那么多那么厚,可是,那风还是一股劲地往我的身子里面钻。这时,我看到路上的行人全都拿出了各种抵抗寒冷的兵器,什么棉衣,棉大衣、羽绒服、围巾、帽子……可是,有一些人嘴里还在说:“冷逝世了,冷逝世了!”
冬天还没有到来就已经这么冷了,要是冬天真的来了就不知道还要怎么冷呢!可能要把人都给冻僵了

我总感到一个人呆在家里闷得出不上气,便和我姥姥出门走走。
出了门,我不禁得吸了一口雨后的空气,这空气是那样的清爽。我只见上星期开得烂漫的棘树花被寒风吓得落了下来,小区的野玫瑰的刺也不像以前那样硬朗了,一按刺,它就掉了下来,粉红色的花瓣也纷纭落下来。
花坛上,一片片枯叶落上面,雨后成了一碗碗甘甜的泉水。走在梧桐道上,一片片梧桐叶堆在地上,北风吹来,他们像一群调皮可爱的小人蹦蹦跳跳地跑到了大路上,北风也在我的衣服里蹿来蹿去。
在576车站旁的几株柏树仍然毫不害怕地矗立着,它们是那样的牢固、挺立。校门旁摆了几株菊花,似乎给冷僻的校园添加了几分活气。
校园里的水池旁几位小朋友正绕着水池嬉戏着,老人们三个一群两个一伙坐在水池旁谈天说地、谈古论今。水波在荡漾着,映着四周的灯显得波光粼粼。
来到了山北的竹树旁,只见它们毅然矗立在草地上,北风吹过,它们摇了摇头,似乎不怕这冷冷的寒冬。
不知不觉中,我已站在我们家大门前,我还是看着冬天漂亮的风景,迟迟不回……
抬头望去,深蓝色的天空是那样迷人。空中闪耀着一颗颗明亮的小星星,它们越聚越多,好像在蓝色的地毯上跳舞,又像眨着眼和我说话。啊!夜晚是那样的神奇,月亮刚爬上树梢,放出皎洁的光芒。夜,显得十分安静。
这就是校园的冬天,漂亮而安静的冬天。
冬天的凌晨很美,不信,请看——
每天凌晨推开门出去时,刺骨的寒风呼呼地吹着,不时地向我袭来。并且,偶尔会有顽皮的小雪花纷纭扬扬地落下来,就像跳舞一样。六角形的雪花各式各样:有的像银针,有的像落叶,还有的像碎纸片…煞是好看。落在地上,仿佛给大地铺上了厚厚的毛毯;落在树上,像穿上了银装;落在汽车上,就像刚刚出炉的新颖奶油蛋糕。这漂亮的雪景使人们沉浸在清爽的空气里。到处银装素裹,美不胜收。
不过,最能让人们在家中就能最先感到到冬的气味的是窗户上的冰花,有的像森林,富有神秘感;有的像小溪,仿佛在静静流淌;有的像圣诞老人,好像来给人们送礼物…冬姑娘真是心灵手巧啊!
在俱乐部,更是人山人海,非常热烈。人们都穿着厚厚的棉衣,像棉花包似的。他(她)们随同着精美的音乐,进行晨练。
人工湖结上了一层很厚的冰,一些调皮的小同窗在湖上嬉戏打闹,从湖面上不时地传来阵阵欢声笑语。…
冬天,非常寒冷。说实话,我不盼望它来临,可是它来临时,我却有异样的感到。啊,我爱冬天,因为,冬天“疾风知劲草”,我爱它的品德。
下载APP,抢鲜体验 应用APP,立即抢鲜体验。你的手机镜头里或许有别人想知道的答案。 扫描二维码下载